liusha&cola

运河畔

我曾无数次坐在这里看着运河的水流过。

也曾为远处连绵而没有尽头的拖船而惊叹。

而你也会蹲在这儿看着同样的景色。

你以新的视角看待这里的杂乱和无章。


那时的我每天清晨都会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

也像追风的少年多愁感伤。

直到有天我要彻底离开这里奔向远方。

这里一直小心留存着我心底最泛黄的记忆。

待续...


2019年6月于钢材市场

走一段路

可乐从出生就一直是坐汽车出行,周末我突然想让他走一走。

原因是 我小时候有个记忆,关于徒步的,小学的时候,爸妈在跃进桥开了一家废品收购站,外公来我家住了几天,那段时间他总是带我徒步从东花园走到跃进桥,有时候也往回走。

还有时候,我妈常说我出生的那会儿,常把我放外公家住几日,有时外公需要接送我的话,只得驼着我走十二公里的路程,单程需要三个小时。

我常想,可乐认知里所有的目的地都是如此轻易到达的话,过程就被忽略了,没有努力没有付出没有坚持,将来如何教会呢,不如先做起来反倒可以容易理解这些字眼。

事实证明果然有效,到达目的地后可乐会比以往更开心。

19年1月记

周日时陈杰的爷爷去世,回钢材市场两晚,大多亲戚都来了。东边这一块儿也很久没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了,平日里大家都有各种理由忙忙碌碌,但这次还是聚到了一起。

老太爷在市场住了十几年,从我高中后陈杰奶奶去世后便随六伯住在钢材市场,六伯待他很是孝顺关心,晚年也是温暖踏实的。那时候屋旁的巷子还没有砌好,有条小道可以穿行,每次去老太爷都坐那笑眯眯的,有时下午老太爷坐院子里拆拆弄弄,他好像可以把电机里各种材料分的清清楚楚,我爸常说他做些轻活儿也好,身子骨一直动就不会有大问题的。

老年人的丧事大多吹吹闹闹,小孩子也不觉得离别的伤感。还有很多上学的晚辈刚下课回来,或茫然坐在家宴席中,或扭打嬉闹,跟我小时候参加我...

有关红楼梦

看了脂砚斋,也看了87版电视,综评如下:

1、红楼梦以小事叙天地,故事虽然场景小,但里面富含深意,细细读来反倒比三国水浒来的深刻。

2、贾母真是大玩家,每回出场必是以玩乐为主。享乐人生无他。

3、王熙凤是管理好手,奈何在这个悲剧的大家族中无法改变败落的现实。

可乐第一年上学

20180903 ,可乐第一次上学,托班。

那天是盛夏刚过,早晨不算太热,可乐自己走到了学校。上学前妈妈和奶奶还是有担心的,怕不适应校园生活,但这几个月来可乐表现非常好,在班级里是学到东西最多的,每次儿歌都能记得。


BMW

30岁之后能有激情和梦想的事儿就变少了。虽然有一些备选,但3系的各方面参数仍然是最优的。更何况,都已经花钱了,何必再低调呢,最高调的还是BMW。作为这个价位里操控最好的车,3系确实没对手了。

平生几大爱好之一是汽车。对科鲁兹感情很深,从结婚到生子,一路走来风里雨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是它陪伴着我和我的家人。

我相信BMW也会很好的陪我和家人一起走下一段路。感谢可乐妈妈的支持,不留遗憾,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去努力生活。


纪念金庸

四、工作后

08年小丰结婚,我不在家,去新疆当兵了。之后他在扬州的一个工具厂待了一两年后便去了上海发展。

工作之后时间飞快,很久才联系一次,总以为将来时间很多很多。

11年我结婚,他来开的一辆公司的金色的雪佛兰,作为摄像车开在了最前面。


去年十月和父母及岳父母一家子到苏仁吃螃蟹,当晚回婆奶奶家时是夜里八九点了,深秋的苏仁的夜是荒芜和寂静的,亚宇陪我们走回去,小孩子喜欢人多的热闹,一直跟着我们他也没有太多话,但他心里知道我们都是远道而来的亲戚。农村因为没有城市背景光,所以那是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所以我时常在想,我们怀念的故乡其实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故乡,如果我们执念于此而又无法再触及彼时,那如何...

三、在扬州上学的日子

小丰在扬州上学很多年,从中专开始直至大专毕业。

原本在大营初中上完学后需要找一所高中或者职业高中,联系我妈妈后,推荐来扬州看一下,最终定了在汽校。在汽校的三年很漫长,当时我也是刚上高中,经常玩《传奇》。职高的学习压力不算大,所以他周五晚上肯定会去网吧通宵,那时候学生最喜欢的娱乐项目还是玩电脑游戏。经常他周六早上到钢材市场我家睡觉,到中午吃了饭继续睡觉,我妈也搞不懂,想这孩子怎么这么困呢?如果是冬天,周日下午我们得一起去洗澡,在澡堂子里聊了很多遍各种各样的事,比如我们一直都打算做一款私服,洗完澡才可以出去网吧玩一会儿,当时六中附近的几家网吧离的还算比较近。去晚了肯定就没有机器了,只得站在旁边等...

五、最后

7月10号办完后事,晚上走在苏仁的路口,从未感觉如此伤心和落寞,我想这里的人和物将来逐渐的陌生,直到没有任何人会知道我在这里的故事放佛我从未来过这里。

我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的是十几岁的时候走在去往大营的路上的情景,烈日当头,脚下的柏油路被晒的有些弹性了,我得经过很窄的小路到雄港河边,过河需要两毛钱,有一次没有花钱过河沿着南岸一直走了很远到府李舍才到北岸,最后到达大营镇上。

十岁那年,雄港的河水非常的清,摆渡的站在船头,我喜欢用手去摸河里冰凉的河水,有些水草掠过手心。我满心欢喜的想着镇上的游戏室,就像可乐现在喜欢他的玩具一样。

人生长大的过程就是不断的与过去的人和事告别,逐渐的,我明白很多...

二、第一次见面

初到苏仁:

我想起第一次去苏仁的时候应该是十岁左右,我和我妈妈搭长途车去,到了村子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字路口的开商店的人家办酒,我和我妈坐那吃酒,老家的菜每次都是汤汤水水,那时候烧火慢,有时候午饭要吃到三个小时,我实在坐不住。

学游泳:

我小学暑假回苏仁住在婆奶奶家时,晚上大家会聚在村东口的桥上喝粥聊家常,现在村子里也没有这样的习惯了,现在是不是都流行散步了,感觉跟城里的广场舞一样。

我怀念小学暑假去大舅舅家鱼塘学游泳时走过的绿油油的稻田,阡陌交错,鸡犬相闻。

去大营和安丰:


一、最后一年

元旦扬州,四月二十六日上海,五月一日扬州。

元旦是来做网站图片,在3180讨论了一下logo和首页的图片,后来他回去之后考虑了一番又把我设计的推翻了,此间来来回回就慎拓的官网修改了多次。去东关街玩了会儿,吃了胡辣汤和豆腐脑的小店坐了会儿,天色将晚,我们在个园没有等到出租车,只好坐了公交车去何园附近的一家餐馆,当晚东东和小丰喝了一些酒。元旦离扬当日约了他汽校的同学,一起去平山堂那边的一家烤肉店吃了午餐。

四月二十六日是我们一家三口去上海迪士尼,我提前计划了行程,留了一晚到小丰住的小区想看看他生活状况。在小区的中心花园有人在卖儿童服装和鞋,我们随意看了会儿小丰便到了,他刚打完球,开车停在我眼前...

单机研究员

03年我妈给我买了一台电脑,联想家悦型号的球面显示器,8k元。买电脑的时候堂姐元琴也一起去了,轰轰烈烈的,我妈是按照家里置办大件物品来看待的。后来06年陈杰也配了一台电脑,再之后10年我工作之后一段时间,我哥说想买台电脑也陪他去了一次银河电子城,买完之后在银河旁边的早饭摊子吃了一碗面条,但规格就比我买的时候低多了。

我的联想电脑当时是品牌机,买回来三年都没有上网,一直在研究windows系统,父母觉得有电脑就可以了不需要上网,所以就没有接宽带,这有些类似于现在买手机没有wifi。不过当时我仍然脱机研究了好久windows系统。

有一阵子我还买了些游戏盘安装起来,还装了sqlserver2000...

去迪士尼看看

所有的演职人员都尽职尽责。

穿卡通人偶服装的合影是体现细节的地方,每一位合影的游客被要求按顺序排队,在合影期间是拥有完整的时间的,在当前合影byebye之后需完全离开合影区域才会放行下一位,。

乐园的场地硬件建设是一流的,

盛大的花车巡游,迪士尼卡通人物悉数到场,

国内有很多乐园呆大,比如花世界,面积不小但里面没有IP资源,缺乏情感,做主题乐园不是靠钱就能堆出来的。


---------------------------------------

D1 周日 4月15日:

早8:20 家里出发,去程瓜洲汽渡

早09:57 镇江南出发

午11:15到上海虹桥...

2018年春天

三十岁之后的第二年,不太想喝碳酸饮料了

自己孩子忽然就长大了,我总是记得在妇幼刚抱着他的情景

工作有点像高速上开着定速巡航,因为惯性会一直往前走

十年前到文昌阁还会看看各种小店,后来家里越买越多,再也不想买任何东西了

大街上车越来越多,再也不想开车上街了,我刚买车那会儿多轻松啊,现在哪儿哪儿都是停车收费的,一处休息的地儿都没有。有时候路过老小区,那车都从小区里停的溢出来了

刘哥玩的大黄四个人都不用上班的,确实双职工不现实,送孩子上学带孩子就得耗掉一个妈妈的精力。真佩服公司的女同事们,工作带娃都得做,哪个妈妈不想多花点时间陪孩子呢?

我说得买个BBA,否则就太没有新鲜劲儿了

将来是...

火车


周末计划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旅行,坐火车去南京玩海底世界。行程非常紧凑,早上把车停在火车站,然后换票上火车,到了南京之后打车去海底世界,下午回扬州之后取车回家。

海底隧道也没有想象中的宏伟,整体显得很局促的空间。也没有鲨鱼鲸鱼,毕竟场馆还是太小了。

倒是可乐第一次坐火车挺有意思,车厢里很热,可乐的小脸一直红扑扑的


路过长江时,轨道抬高,江面的船都变的很小,我告诉可乐火车开到了天上,他说嗯是的。

两周岁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 


教育家

今天教可乐收纳积木,可乐很不开心,非常不愿意收,我说收不好就别出去玩了,可乐闷闷不乐的故作委屈的一个人看着窗外。难得这么安静啊,平时疯的不像样子,今天知道要收拾他了,就故作落寞了。

家里奶奶很好说话,五分钟一次帮他提裤子擦鼻涕,每顿都喂的饱饱的,小肚子从来圆鼓鼓不知道饿是什么滋味。睡到自然醒,第一件事就是喊奶奶,然后是找乐迪小爱和包警长。

论家庭教育,还是得看爸爸的厉害。只要逮到可乐扔东西就得一顿打,屁股打红为止,起码三四下,哈哈哈。可乐被我逮到第一句话都是说不打屁股。其实可乐这个年龄扔东西也属于好奇心,但我有强迫症,看到一地的积木就想收好啊,你说这不是撞我枪口上了吗?积木就不能好好玩...

国庆节期间出去散步

22个月

可乐22个月会说好一些话,记忆力非常好,所有的人名都记得。钟爱汽车类玩具和大鱼,看过小飞侠动画片后送了他一个乐迪小飞侠他爱不释手,不断嘀咕谢谢爸爸哈哈。

---------------

iphoneX发布,十周年版本,制造工艺的大提升,行业内无法模仿的全面屏方案,引领和开启了智能手机的下一个十年。所有生产力都蓄势待发,科技大发展才刚开始。

---------------

刘外公的遗物处理过程中心里总是感叹,每个人倍加爱惜的物件等人离开后便无人顾及,所有生前不舍使用的雨伞毛巾都放在了柜子里,叠了好一摞报刊杂志,还有老年证公交卡全部落满灰尘。十几年前带孙子时屋子里也一定每天都充满烟火和...

崇明岛

照片是在崇明岛上拍的,从浦东机场G40沪陕高速,过了上海长江大桥风景一路都很好。事先地图量了距离,全程700公里,中午十二点从扬州出发,傍晚五点才到目的地,送完刘舅舅后立刻返扬。到崇明岛是18:18点左右,傍晚时分,高速没人,我就这么依着晚霞回家。启东的服务区确实很不错,我18:30左右吃了一碗泡面,而后经过南通泰州到家是夜里22:00 十个小时的高速有点累,那么红弦和基涛环游中国这车是怎么开的呢?崇明岛上风景真不错,但因为上海长江大桥修路的原因,入沪的半边车道堵死,我出沪方向一切顺利。庆幸来时走的G2京沪高速。这次也第一次从江阴大桥过江,果然是车流量巨大,每逢节假日必堵的点。京沪江都至泰...

2017年7月22日

可乐会说的单词:没有,不要,大鱼,马,爸爸,妈妈,奶奶,爷爷,嘘。

基本能听懂我们讲话,但不会表达自己的意思。属于能听不能说级别。

可以做简单的是否测试:

去上课 ,摇头说“不要”。

去睡觉,摇头说“不要”。

去大润发,点头说“嗯”


外公

我始终是要写一篇文章纪念刘外公的,做为他人生最后一段路程的见证人。

认识外公一起7年,起始于结婚的2011年,中间办过一次签证去了加拿大和美国住了1年多,大约也是2013年签证下来的,当时办的时候也是耗费很长时间,后来去上海领事馆签下来的。他是保守高级知识分子的缩影,在会计岗位退休后一直有看书看报记账日记的习惯,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跳广场舞,所以在小区里很难和周围的其他人找到共鸣点。冬天的时候每周日都会来洗澡,然后坐在客厅沙发上和刘妈妈讨论理财收益,报刊登文以及小城里各种体制内领导的消息,参加过节期间公园商场的灯谜活动。

去世后才发觉家里很多大润发的会员广告,博物馆的纪念品,春节用的对联 ...

1997

2017-06-28 06:00AM

二姑父送葬队伍,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登车前往西屏山。

关于东花园的记忆是从1997年开始的,到2002年离开,一起待了五年,那是我少年时代印象非常深刻的时光。在那五年里,经常去二姑家吃饭,期间各种父辈的聚会。

97年杨玉梅姐还没有结婚,当时好像是在东花园的幼儿园里当了一阵子幼儿园老师,我只记得她叠了很多千纸鹤风铃也丢了很多自行车。97年元华哥还在东方超市旁开了一间干洗店,后来又拓展业务炸了一会儿里脊肉。97年洪井姐夫在啤酒厂上班,有一阵子还在东方超市那卖过生啤。99年元凤哥还在东方超市的桥东开了一间寿衣店,有时我妈会在我放学的时候站在路边喊住我进去...

六月记

手机的普及带来了移动端应用的黄金时代,很多脑海里幻想的场景会逐渐落地,无现金,共享租赁,都是基于更好更优秀的手机硬件和网速的支撑。

热爱科学的年轻人来说,这几年真的很有意思,满大街的共享单车和所有商家都贴着支付宝的收款贴纸,似乎大家都对你表示他们热爱创新,拥抱未来,对新生事物持欢迎态度。

但是城市的另一面是高房价,阶级鸿沟,食品安全。每个人都害怕失去优先位置,迫不及待的去排队,只要有队可排都是好的? 体检也一样,去早教中心领副餐也一样,真是巨婴国。

跟这样一群人,在这样一个特定的年代。你得学会彻底了解并与之相处。


几部电视剧

1、东京女子图鉴

可以看出日本普遍收入较高,女主刚工作是400万日元大约是25万人民币,而在湾区结婚的时候找的老公是1000万日元左右?这样的也类似于北上广高级白领的收入,中国现在是以一线带周边,但地区不平衡很严重,远期来看发达社会三线城市家庭中位数收入应该到2W元比较合理,中西部如果想从3K到2W,这个跨越得花多少年呢?

2、人民的名义

已被和谐

四月清明后记

A、梅杨村

大伯说要给去世的奶奶办个十年的纪念仪式,这次亲戚都回去了,听说一共是75人,有12人未回家。看朋友圈里发的内容,大伙儿都当成农家乐的标准一日游了,全村送来的纸钱堆成了山,二姑父身体不好,差点没被烟熏过去。

B、沈之

沈之从中集极品家园搬走了,写了一篇文章再思考 https://www.douban.com/note/614346825/  ,认识第七年,年三十四,那我认识沈之的时候他才二十七吗?哦,也是哟,毕竟那年我才二十五。我即使与小学同学也不过六年交情,中学也就三年,我习惯于毕业后消失,毕业后大家伙儿都找不到我的踪迹,所以跟沈之的这个属于超长交情了。...

©liusha&cola | Powered by LOFTER